乌防长称乌克兰是西方武器试验场,喊话美国带头提供坦克和战机-战斗机_网易订阅

乌防长称乌克兰是西方武器试验场,喊话美国带头提供坦克和战机|战斗机_网易订阅
据“今日俄罗斯”电视台(RT)网站26日报道,乌克兰国防部长列兹尼科夫近日称,俄乌冲突给西方武器生产商提供了一个机会,可以看看在实战中哪种武器系统的表现最好。在美国“政治”新闻网(Politico)25日发布的采访中,列兹尼科夫说道,“这场战争期间,我们在乌克兰有着一个战斗试验场。我认为所有(国家)都看到了我们在如何使用这些系统。你们要知道,我们在战场有8种不同的155毫米火炮系统……所以这就像是这些系统之间的一场竞争”,看哪一个系统被证明是最有效的。乌克兰国防部长列兹尼科夫 图源:路透社这并不是乌方官员首次提出将乌克兰当成西方武器实战试验场。据美国《军事时报》网站此前报道,9月份,乌克兰国防部副部长哈夫里洛夫曾在向数百名美国军事工业代表和军事采办人员发表讲话时称,美国军火商应该将其新武器送到乌克兰,这样可以在与俄罗斯军队的实战中对它们进行试验。在美国“政治”新闻网的采访中,列兹尼科夫还说,他相信乌克兰最终将获得西方提供的坦克和战斗机,并认为在盟友跟随之前,美国自身必须带头。“我对(西方提供)‘艾布拉姆斯’坦克在未来成为可能非常乐观,我相信F-16、F-15或瑞典的‘鹰狮’等战斗机也将成为可能。”他说。美国“艾布拉姆斯”坦克 美联社资料图美媒称,北约成员国已经花了几个月的时间讨论是否向乌提供主战坦克,例如德国的“豹”式坦克或美国的“艾布拉姆斯”坦克。到目前为止,德国官员拒绝了这一要求,称德国不会是第一个输送北约级别重型装甲战车的国家,担心此举可能被俄罗斯视为升级冲突。与此同时,美国官员认为,“艾布拉姆斯”坦克在后勤方面非常复杂,耗油量大,在乌克兰战场上很难维护。尽管说服西方国家向乌克兰提供更现代化、北约级别的武器在政治和后勤方面都面临挑战,但列兹尼科夫仍持乐观态度。他说,许多曾经被视为是被禁止输送的武器装备——无人机、火箭弹和火炮系统——最终都送到了基辅,在这场红线游戏中,许多西方政府后来都越过了红线。“豹2”主战坦克 图源:外媒在采访中,列兹尼科夫还称,至少在短期内,这些西方国家最重要的决定“应该是为乌克兰军队提供什么样的主战坦克”。他说,“因为我们知道,拥有坦克工业的所有伙伴国家,如英国、法国和德国,都将等待美国的政治决定”,“第一辆‘艾布拉姆斯’送到后,我肯定我们会收到‘豹’式、‘黄鼠狼’(德国步兵战车)和其他重型装甲战车,比如坦克”。美媒提到,至于战斗机,有关最终是否向乌克兰提供F-16战机的初步讨论仍在继续,不过美国官员并不认为这会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候发生,因为在训练乌克兰飞行员以及运送飞机所需零部件方面,还存在后勤问题。(编辑:HHJ)延伸阅读:“末日将军”上任20天 西方军事专家发现俄军变了俄乌冲突进入第246天,一些西方军事官员和分析人士指出,随着俄对乌特别行动总指挥苏洛维金上任,俄罗斯军队正展现出 “更强的战术一致性和高效性”。报道称,已有迹象表明,与其前任亚历山大·德沃尼科夫将军时期相比,俄军在苏洛维金的指挥下战术连贯性有所增强。↑苏洛维金和俄总统普京据央视新闻此前报道,俄国防部10月8日发布公告称,正式任命苏洛维金为俄对乌特别军事行动总指挥,这也是俄乌冲突爆发7个月以来,首位被俄罗斯“官宣”的总指挥官。还有消息称,俄总统普京在10月7日生日当天亲自打电话给苏洛维金告知了这一任命。“末日将军”上任20天俄媒:俄军变化“肉眼可见”据报道,苏洛维金曾参与车臣战争,并两度出任驻叙俄军总指挥。他被公认是成功扭转叙利亚战局的关键,因“果断、迅速、强硬”击败敌人的能力,在俄军内部获得了“末日决战”将军的绰号。正是因为他,在叙利亚被恐怖分子封锁的俄军士兵得以毫发无损地从包围圈中撤出。↑苏洛维金苏洛维金以“极其强硬甚至苛刻”的军事指挥官形象而闻名,且十分注重军纪。在车臣期间,他曾公开承诺“每牺牲一名士兵就消灭三名武装分子”,获得了“广泛的共鸣”。其主要成就之一还包括“射击竖井”战术,在俄军攻占北顿涅茨克和利西昌斯克时得以充分使用。自今年2月24日俄对乌发起特别军事行动后,苏洛维金一直领导南部军区集群参与行动。据俄媒报道,“解放马里乌波尔、梅利托波尔和赫尔松”等地的战役,都是在苏洛维金的指挥下进行。在他的指挥下,俄军还在卢甘斯克地区的戈尔斯科耶和佐洛托耶完成了对乌克兰作战集团的“大包围”。值得注意的是,他率领的作战部队在战场上损失一直是最少的。在苏洛维金被任命为对乌特别行动总指挥后,俄罗斯车臣共和国领导人卡德罗夫对此表示了热烈欢迎,并称:“我与苏洛维金相识已近15年。我可以肯定地说,他是一个真正的将军,一个真正的战士,一个经验丰富、意志坚强、眼光长远的指挥官。”他还补充道,此次换帅的决定会让战场局势“出现好转”,联合部队指挥权现在“在安全的人手中”。据最新报道,在苏洛维金上任20天之际,有迹象表明俄罗斯军队的战术一致性有所增强。一位英国高级军事情报官员表示,苏洛维金正在乌克兰复制他的“叙利亚策略”。作为一名军事战略家,除了强硬的风格外,苏洛维金还以其“高效性”而著称。俄军事杂志编辑阿列克谢·列昂科夫也表示,苏洛维金出任总指挥官不到一个月,俄军就已出现许多肉眼可见的积极变化。首先,战区秩序有所改善,并通过机动战术重新建立了防线。此外,乌军的关键基础设施正遭到大规模攻击,俄军其他的火力武器也开始更明显地发挥作用,“我们几乎成功地击退了敌人在接触线上的所有进攻”。↑俄罗斯总统普京10日称,俄方对乌克兰的能源、军事指挥和通信设施进行了大规模打击俄军事专栏作家维克托·巴拉涅茨则称,“我们必须承认,随着他(苏洛维金)上任,俄军出现了新的希望”。他解释道,苏洛维金上任后,俄军的战术开始发生变化,比如“上任第一天就对基辅发动大规模袭击”,随后又进行了多次袭击。据报道,乌克兰总统顾问季莫申科22日表示,俄军当天的大规模袭击导致乌克兰大量基础设施被破坏,全国超过100万户家庭断电。随后,乌克兰电力公司宣布,全国所有类别用户自10月26日起都将被限制供电。乌克兰当局表示,该国大约三分之一的发电站已被摧毁。巴拉涅茨表示,持续多日的袭击已导致乌军的后勤供应中断,并开始对其作战能力产生不利影响。接下来的关键:苏洛维金是否有应对危险撤退的战术技巧巴拉涅茨认为,苏洛维金上任后的最大成就是令俄军部队不采取守势,而是开始重新夺回乌军在哈尔科夫反攻后失去的战略主动权,这一点非常重要。除了强硬的作风,苏洛维金另一个特点是“非常狡猾”。巴拉涅茨解释道,最近几乎每天都有消息称“赫尔松的俄军即将投降”。苏洛维金此前也公开表示,最好把平民从赫尔松撤走。但乌克兰情报部门负责人表示,“这是一个陷阱,如果乌军进入赫尔松就将立即被‘包围’。”↑资料图巴拉涅茨称,“现在乌克兰军队的领导人都在挠头,他们不知道该拿赫尔松怎么办了。”据参考消息10月26日最新报道,乌克兰总统办公室顾问阿列斯托维奇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赫尔松的局势正在朝不利于基辅的方向变化。阿列斯托维奇称,俄军又在赫尔松地区部署了约6个战役战术编队,那里已有30个或超过30个编队。“这是庞大的军事力量,将其剿灭将非常困难。”据报道,赫尔松当局官员斯特列穆索夫25日称,武装力量击退了乌军企图冲破防线的攻势,导致乌军出现大量人员伤亡和装甲车损失并后撤至原先的交界线。然而尽管如此,巴拉涅茨认为,苏洛维金如今面对的依旧是“烫手山芋”,外界不应“指望他会带来任何奇迹”。他指出,如今苏洛维金手上没有最好的“牌”,俄前线士兵和兵力都有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现在指挥官正在把训练有素的部队带到前线,以便正确构建作战行动配置。此外,他还对特别行动地区的所有四组部队进行了清查,发现了他们的弱点,并已经开始纠正它们。”西方军事官员和分析人士也指出,苏洛维金正“不得不尝试完成最困难的军事演习行动之一”,即有序撤退并重新部署部队。报道称,此前经验丰富的俄罗斯军队在哈尔科夫附近也尝试采取同样的行动,结果遭遇溃败。因此,苏洛维金“是否有应对危险撤退的战术技巧将是关键”。↑10月17日乌克兰基辅街头列昂科夫也认为,尽管苏洛维金的工作已取得了非常明显的成效和进展,但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他表示,“有关指挥官工作的结论可以在12月作出。因为俄军目前在前线‘有所保留’,当动员部队到达后,我们将看到在特别作战区内会开展什么样的行动。”10月18日,苏洛维金曾表示,俄军目前并不追求高效率进攻,而是要照顾好每一个士兵,有条不紊地“碾压”前进的“敌人”。普京生日当天亲自致电任命俄首次“官宣”的对乌行动总指挥履历非凡据报道,英国情报机构曾在今年4月透露,亚历山大·德沃尔尼科夫将军被任命负责指挥俄罗斯对乌特别军事行动。6月,有西方媒体报道,俄国防部副部长叶夫库罗夫上将接替了德尔尼科夫的总指挥一职。但鉴于俄罗斯官方此前未曾确认过特别军事行动的总指挥官身份,苏洛维金是首位被俄罗斯“官宣”的总指挥官。↑车臣领导人点赞的“末日大决战”将军10月8日当天,卡德罗夫就在其社交平台上对这位新任总指挥表示赞赏,称其为“一位经验丰富的指挥官和真正的战士”。谢尔盖·苏洛维金1966年10月11日出生于新西伯利亚。1987年,他从鄂木斯克合成兵种高等指挥学校毕业,获得了金奖(最优秀毕业生)。毕业后,他成为了驻阿富汗部队的一员,随后又在被认为是“精锐”部队之一的近卫摩托化步兵第2师任连排长。1995年,苏洛维金以优异的成绩从莫斯科伏龙芝军事学院毕业。随后被派往俄军驻塔吉克斯坦基地(现第201军事基地),担任摩托化步兵营营长,之后先后担任摩托化步兵第92团参谋长、近卫摩托化步兵第149团参谋长、摩托化步兵第201师参谋长等职务。2002年,苏洛维金再次以优异的成绩从俄罗斯联邦总参谋部军事学院毕业。2004年6月,苏洛维金被派往车臣,担任摩托化步兵第42师师长。据报道,该部队是俄国防部在北高加索地区反恐行动小组组建的“基础”,多次参与打击车臣恐怖分子的行动。2005年至2008年,苏洛维金在近卫第20集团军先后出任副司令、参谋长兼第一副司令和陆军司令等多个职务。2008年11月至2010年1月,任俄联邦武装力量总参谋部作战总局局长。2010年1月至2010年11月,担任伏尔加河沿岸—乌拉尔军区参谋长。2010年12月至2012年4月,担任中央军区参谋长兼第一副司令。2011年春天,苏洛维金还负责领导俄国防部组建宪兵部队的工作小组。2012年10月至2013年10月,苏洛维金被任命为俄东部军区参谋长兼第一副司令。2013年10月,他被任命为该军区司令员,积极参与了千岛群岛和北极地区的军事基础设施建设。2017年3月,苏洛维金开始担任驻叙利亚俄军总指挥。↑苏洛维金两度出任驻叙利亚俄军总指挥2017年11月22日,俄总统普京签署总统令,苏洛维金被任命为俄空天军总司令。由于他在叙利亚的出色表现,他还在当年12月被授予了“俄罗斯联邦英雄”称号。2019年1月至4月,他再次出任驻叙利亚俄军总指挥,成为担任这一职务最长的俄军将领。2021年8月16日,苏洛维金晋升大将。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